您的位置:首页>>企业文化>>文苑撷英母亲

母亲

发布:2019-12-05 00:32:35来源:本站浏览:编辑:admin

贾勤 鑫丰公司

 十一月十八日,去年的今天,周五,晚上十一点,母亲走了,带着不舍和牵挂,走了,匆忙地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母亲走的前一个星期六,我和爱人回了趟老家,带回了些土产。星期天要给母亲送些去,可因恋了二人生活的快乐,一直到了晚上,等到从商场尽兴后才勿勿赶往母亲处。就在半路上,接到了大嫂的电话,说母亲出事了。待到了母亲处,救护车已停在楼下,送到医院一番检查,大夫说脑溢血,情况不乐观,叫家属要有思想准备。

     从母亲病发到走,一周差一天的时间。哦,我不能相信,我的母亲就这样走了,她是那么的热爱生活,那么的眷恋子女,怎么会说走就走了呢?!可我知道,当张母亲被抬上殡仪车的时候,无论我再怎样的跳着脚的哭喊,我的母亲再也不能回到我的身边了。

     母亲住在医院里时,大夫说情况很严重,家里人也说抢救过来的可能性小。可我就是不信,母亲在我的心里一直是坚韧而乐观的,我总以为不管什么样的坎母亲都能挺得过去。母亲的一生已经历了无数的沟沟坎坎,可母亲从没退缩过。我想这一次我的母亲也一定能让奇迹发生,所以我总是认为母亲会好起来的。那天,母亲要换洗,我和表姐还特地到商店给母亲买了一套大红的衬衣,因为我知道母亲爱红火。

事实上母亲也确实不忍就这样勿勿地离去。她曾不止一次地对我们说,过去日子难,现在时光好了,要好好过,要活过八十岁。为了有个好身体,也是为了减轻一份子女的负担,母亲总是坚持不懈地锻炼,习剑、打太极,风雨不阻,四季无隙。就这样忽然地倒下了,母亲一定也是不甘呀!她还有许多的牵挂和放不下。病床上的母亲有过两次清醒的时候。第一次醒来时,母亲两眼一直没有离开过子女,用她那仅有的一点力气不停地在小孙子的脸上摩挲着。她多想再好好看看自己的孩子,再多给孩子一点爱。我同病床上母亲唯一的一次哽语是在母亲再次醒来的时候,我将母亲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,在母亲的耳边流泪:“妈,您是最坚强的,您一定会好起来的,您好了,我会好好孝顺,我会陪您、亲您”。 母亲的眼泪顺着眼角不停地流下来,可经历了太多的我的母亲知道,这已是回光返照,这是她最后能听到女儿叫她的时候了。这时的母亲已无力再睁开眼睛来看一看这个世界,看一看自己深爱的子女了。她知道自已剩下的时间只能给子女带来更多的负担。她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,嘴里不停地发出呜噜声。当我用手试图去给母亲除痰时,母亲咬住了我的手,我让母亲张口,母亲就咬的更紧了。这大概是母亲要留给我最后一个深深的记意吧,可我并未意识到,还天真地认为母亲有了反应,大概会好起来了,竟有了些许的高兴。我跑到大夫处,感谢大夫的抢救,求大夫一定尽力救治母亲。可就在我回到病房时,母亲出现了呼吸暂停,一番抢救后,母亲被送入了ICU病房,两天后,星期五,晚上十一点,母亲走了。

母亲经历了母亲那个时代的艰辛,含辛茹苦,忍辱负重。为生活,为子女,操持忙碌。生活一步步好起来,子女成人,一个个成家搬走,母亲又多了些许的孤寂和牵挂。母亲知道,儿女自有儿女事,所以母亲深藏孤独的心,身体不适时,她自己忍,不让儿女担心。纵是走的时候,也是走得干干净净,不愿给儿女多添一点负担。可唯有牵挂子女的心藏不住,母亲无时不牵着儿女的家庭和睦,念着儿女的身体健康。每逢儿女休息日,便是母亲最开心的时候,忙里忙外,将好吃的早早准备好,儿女们吃得香甜,母亲的疲惫也一扫而光。母亲知道我工作忙,怕我们吃不好,所以总是要我和爱人晚上到她那吃,为了我们吃好,母亲变换着花样去做。母亲知道爱人爱吃饺子,总要一个人不厌其烦地去包,诱着我们回去吃。

母亲走了,我心痛不已。母亲在的时候,她是女儿心中的柱,再大的困难和心结,母亲都能帮我化解,再大的坎,有母亲,女儿就没有怕过,是母亲教会了我怎样做人和面对生活。现在母亲走了,委曲时再也不能向她倾诉,遭遇挫折时,再也没有母亲的宽慰。

母亲走了,我才痛悟了“子欲养而亲不在”。母亲走得突然,没能留下只言片语,也没有给儿女尽孝的机会。母亲在时总是拿忙当愰子,不能常侍母亲身边,今母亲忽逝,痛悔晚矣。日思不见母,颜从梦境来。每每深夜中,梦魇中醒来时,泪涟透枕,却寻不见母亲的身影,那痛摧肺锥心。如果人世间真有轮回,来世再做母女,我会懂得惜享母爱,不吝反哺。

母亲走了,却走不出我的生活。

天堂里的母亲,一路走好。

十一月十八日,母亲周年祭。